川流

如此

不管怎样,还是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。

姜馥。:

我不知道没有了大神的麦克雷,我的天使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,我的天使还可以去牵谁。
一开始,我的天使就只因为他才练习的,从最初的谁都不信任不停地被对面切死,到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天使资源全部给他。那个懵懵懂懂,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的天使,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个英雄的意义,有一种被保护的心安。好像只要牵着他,我们就无所畏惧。

我从未如此热切的崇拜着一个人,仅仅因为一个游戏。厉害的C位玩家多如牛毛,而他恰好在我还是萌新的时候出现,尽可能保护我的瓜皮天使。
然而,我似乎忘记了,没有什么是永久的。更何况只是游戏,曾经一起玩的好友那么多,而车队里的人一直不固定,不断有人加入,也有人走了就没再上线过。

当有次开黑的时候,他说这个游戏变得无聊了。我于是手足无措,内心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。怕他因为车队人多总翻车而心态爆炸,我就把小号好友全部删除,只是为了能和他双排;他觉得大号竞技太累,我就四处借鱼塘号给他玩;鱼塘竞技,他不喜欢进队伍语音,我就在小队里陪他聊天,哪怕这会让队友生气甩锅。
可是,即使我做出的努力再多,也终究敌不过时间让他兴趣的逐渐消退。

在第四赛季的最后一天,我们一起玩完之后,他告诉我说,他决定弃坑了。以后可能都不会玩了。
其实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,我只是淡淡回复道:“嗯,知道了。”

我的天使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没有走位和意识的萌新了。他再也不需要时刻注意我的血线,为我保留一颗闪光弹。
习惯真的可怕。即使我不需要他的保护,也依旧只能绑定他的麦克雷。没有他的输出,我的天使是迷茫的四处飞过雨露均沾,却没办法一直跟着别人的麦克雷甚至是法拉。
队友法拉无数次向我抱怨为什么不跟紧他,我只能说句抱歉,找别的借口说自己要抽烟。我心里是知道的,我的天使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只绑定一个输出的能力了。

现在除了竞技,快速没有人可以让我有拿出天使的欲望了。即使赢了也不会让我有以前那种丝毫的成就感。
也许,是时候放弃天使,改练输出了。

【双曼】猫与影子

短篇,文笔差

撕裂的末日AU,私设多如狗。

由于背景在中国,神父、教士啥的有点维和,就设为大统领和干事们。

如果接受得了,就开始吧(ง •̀_•́)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春山如笑,杏雨梨云,这春回大地之景似有魔力,勾住了所有人。众人目光汇集在一处——眼前的荧幕上,放映机齿轮刷刷的转动声是在场唯一的声响。

很快的,齿轮声低了,银幕光暗了。人群在静默了一会儿后逐渐散开,去做自己的其余娱乐去了。人群中其中有一个人来到了另一个房间,他也不敲门就直接推了进去。里面是正轻抚着一件旗袍的女子,见人进来,女子也没什么反应,她纤长的手指从旗袍绚丽的花纹上划过,如同抚摸情人的肌肤。

两人都没说话,男人看着女人,女人看着旗袍。终于:

“汪曼春”那个男人,明台率先开口。

“你想问关于曼丽的事。”一个陈述句。汪曼春把注意力从旗袍转向明台,然后妩媚的笑了一下,这一笑,竟莫名有点于曼丽的味道。

明台皱眉,刚想接着问,就被汪曼春打断了。

“我就从第一次见到于曼丽说起吧”汪曼春喝了口水,“我不用多想,她实在令人印象深刻。那时候我还是大统领手下的一名干事,一生致力于服务大总统。不过这日常就是干干情感犯,镇压一下叛乱,必要时再帮宣传宣传,哦,你们说是洗脑。按理说有一次我们接到一次举报,说有名感情犯,毫无疑问,我们过去了。”汪曼春深吸一口气,神色有些复杂。

她接着说“真是……那一天……我记得屋里点着香——应该是熏香,旁边还有留声机,但是没放音乐——对,唱片在留声机上,她站在桌子后面,桌子上东西杂乱无章……好吧,那些都是次要的。于曼丽,她穿着一身玫瑰纹红底旗袍,头发随意的挽起来,她……妩媚、慵懒……不,我没法用这些词简单的描述她。总之,在这天前,我没见过,甚至没想过这样的女人。

然后……呃……我们自然是逮捕她的。她也没有躲,就只是开启了留声机而已——留声机就是她的武器,虽然我们都没意识到。音乐声响起——激昂的,壮烈的音乐,吓了我和另一个干事一跳,没错,当时我被吓到了。那一瞬间,我第一次感到了感觉,如果你觉得拗口,是挺拗口的。

接着她被警备队扣住,她环视四周,说‘音乐、绘画、香气,你们着实可悲!烧吧!烧吧!一切都烧了,烧了它们吧!可怜可悲的人。’她的语气有些歇斯底里,可她还一副冷静的表情,你说她是有没有感情呢?曼丽她说完这句话就被打了一拳押走了,可怜可悲人们还给了她时间让她说完这句话呢。

你。明台。也知道‘可怜可悲的人’,对吧。”汪曼春停下了她的一大段话,抛出了这个问题。

明台答到“她常这么说,称没有感情的人是‘可怜可悲的人’。”

“是她的风格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明天再来?”

“看情况吧……再见。”

门关了又合,旗袍被收入箱中,回忆暂且停止。

TBC?

从家中拍摄的落日

在九寨沟旅游时拍的,个人技术不好,看着也许会眼晕,其实在拍水时我想把淡蓝的水色拍下来,但好像失败了